浅谈王阳明的蒙学之道萧伟光-七宝阁书院起点卡盟

◆ ◆ ◆◆
王阳明的蒙养之道及其当代启示
◆ ◆ ◆◆
各位同仁、各位先进:大家晚上好!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做一个交流。今天主要跟大家分享王阳明的蒙学思想及其当代启示。
王阳明是一个很传奇的人物,学问、书法、军事各个方面都达到了那个时代的巅峰,王阳明没有专门的关于蒙学方面的思想,但是在《传习录》里面有一两篇文献和大家分享一下:
★《训蒙大意示教读刘伯颂等》★
古之教者,教以人伦。后世记诵词章之习起,而先王之教亡。今教童子,惟当以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为专务。其载培涵养之方,则宜诱之歌诗以发其志意天赐凯尔,导之习礼以肃其威仪,讽之读书以开其知觉。今人往往以歌诗习礼为不切时务,此皆末俗庸鄙之见,乌足以知古人立教之意哉!
第一段正本清源讲教育的宗旨和目的:古之教者,教以人伦。这是儒学最根本的思想,简单讲就是要明人伦,敦伦尽分。强调人伦关系,这是儒学最高明的地方——道理可以讲的很高远,但关键在于如何去落实?给出了目标却不给出路径,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少部分人可以做,而大多数人做不了,这也是不负责任的。儒学做到了既能把道理讲圆满,又能让所有人都有下手处,开启通向圣贤的道路,正如《中庸》所指出的“极高明而道中庸”。现实中的人在君臣、父子、朋友、兄弟、夫妇五伦关系中进行修为,修齐治平,这就是儒学的信仰、儒家的总计关怀,不脱离不完满的现实人生来谈理想,坚持高远理想以笃定的行动不断改变现实改善环境塑造世界。
作为后人眼中的圣人,孔子自己却说“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陈艳茜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 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可见,圣人都是未完成的圣人,都在路上滦县生活网。“教以人伦”,王阳明认为这才是教育真正的宗旨,这是他很坚定的一个判断,并认为这是自古以来圣贤相传的正统。王阳明认为当时教育有很大的问题,对当时只知道科举考试的教育进行抨击,不懂得古人教育真正的宗旨和目的。
教以人伦确实也不是王阳明的发明,在王阳明更早的大儒朱子,在《白鹿洞书院揭示》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朱子白鹿洞书院揭示》: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右五教之目。尧舜使契为司徒。敬敷五教。即此是也。学者学此而已。古人大多时间是在家庭中度过的,现在社会可能是在“朋友”这个社会关系中度过的,重心有所转移,但是不外乎此五伦,我们学习就是学习这五伦,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在激烈竞争的年代反而更有其独特魅力。
大抵童子之情,乐嬉游而惮拘检,如草木之始萌芽,舒畅之则条达,摧挠之则衰痿。今教童子,必使其趋向鼓舞,中心喜悦,则其进自不能已。譬之时雨春风,霑被卉木,莫不萌动发越,自然日长月化;若冰霜剥落,则生意萧索,日就枯槁矣。故凡诱之歌诗者,非但发其志意而已,亦以泄其跳号呼啸于泳歌,宣其幽抑结滞于音节也;导之习礼者,非但肃其威仪而已,亦所以周旋揖让而动荡其血脉,拜起屈伸而固束其筋骸也;讽之读书者,非但开其知觉而已,亦所以沈潜反复而存其心,抑扬讽诵以宣其志也。凡此皆所以顺导其志意;调理其性情,潜消其鄙吝,默化其粗顽,日使之渐于礼义而不苦其难金雄鎔,入于中和而不知其故。是盖先王立教之微意也。
王阳明先生是一个很通透的人物,他对儿童心理有很深的了解,这一段事实上就是王阳明的儿童心理学概论。爱游戏是古今中外儿童的天性。在这一点上中国比西方认识得早得多,认识得深刻的多余定邦。大家不妨看看商务印书馆的一本著作《英国的家庭、性与婚姻:1500-1800》,就可以发现中国人对生命特别是对儿童特质的认识、对蒙养之道的认识,要领先西方一两千年——”汉代的《列女传》中记载太任怀周文王时讲究胎教事例,一直被奉为胎教典范,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孕期有关行为、摄养、起居各方面之注意事项。如除烦恼、禁房劳、戒生冷、慎寒温、服药饵、宜静养等节养方法,以达到保证孕妇身体健康,预防胎儿发育不良,以及防止堕胎、小产、难产等目的。
“今教童子,必使其趋向鼓舞,中心喜悦,则其进自不能已”,如果你能顺着孩子的天性去鼓舞他,给他强大的动力田为友,他自身就会推着自己去学习,不用去引导他。读书、礼乐等课程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顺应他的天性,调理孩子的性情使其中正平和。《学记》里讲的四个字“长善救失”就把这段话的意思总结出来了。让天性中好的一方面更好地生长发展,对不好的一方面进行辅正,补救缺失。“长善救失”是教育的根本方法,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若近世之训蒙稚者,日惟督以句读课仿,责其检束,而不知导之以礼,求其聪明,而不知养之以善;鞭挞绳缚,若持拘囚。彼视学舍如囹狱而不肯入,视师长如寇仇而不俗见,窥避掩覆以遂其嬉游,设诈饰诡以肆其顽鄙血色深宅,偷薄庸劣,日趋下流。是盖驱之于恶而求其为善也,何可得乎?
这段是批评当时的教育:只知道让孩子背书,让孩子坐正,却不知道导之以理,想让孩子聪明却没有具体办法,体现当时教育的缺失,把学校视为监牢,认为上学是痛苦的事情,认为老师和家长是压迫孩子的寇仇,孩子只想着出去玩,所以教育就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凡吾所以教,其意实在于此。恐时俗不察,视以为迂,且吾亦将去,故特叮咛以告。尔诸教读,其务体吾意,永以为训;毋辄因时俗之言,改废其绳墨,庶成蒙以养正之功矣。念之念之!
最后几句话作结,回到蒙以养正上来。
教约 每日清晨,诸生参揖毕包江浩,教读以次。遍询诸生:在家所以爱亲敬长之心,得无懈忽,未能真切否?温凊定省之仪,得无亏缺,未能实践否?往来街衢,步趋礼节,得无放荡,未能谨饰否?一应言行心术,得无欺妄非僻,未能忠信笃敬否?诸童子务要名以实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教读复随时就事,曲加诲谕开发。然后各退就席肄业。 凡歌《诗》,须要整容定气,清朗其声音,均审其节调;毋躁而急,毋荡而嚣。毋馁而慑。久则精神宣畅,心气和平矣。每学量童生多寡,分为四班,每日轮一班歌《诗》;其余皆就席,敛容肃听。每五日则总四班递歌于本学。每朔望,集各学会歌于书院。 凡习礼,须要澄心肃虑恋夏38度c,审其仪节,度其容止;毋忽而情,毋沮而怍,毋径而野;从容而不失之迂缓,修谨不失之拘局。久则体貌习熟,德性坚定矣。童生班次,皆如歌诗。每间一日,则轮一班习礼。其余皆就席,敛容肃观。习礼之日,免其课仿。每十日则总四班递习于本学。每朔望,则集各学会习于书院。 凡授书不在徒多,但贵精熟。量其资禀,能二百字者,止可授以一百字。常使精神力量有余,则无厌苦之患,而有自得之美。讽诵之际,务令专心一志,口诵心惟,字字句句绸绎反覆,抑扬其音节,宽虚其心意。久则义礼浃洽,聪明日开矣。 每日工夫,先考德,次背书诵书,次习礼,或作课仿,次复诵书讲书,次歌《诗》。凡习礼歌《诗》之数,皆所以常存童子之心,使其乐习不倦,而无暇及于邪僻。教者知此,则知所施矣。虽然,此其大略也;神而明之,则存乎其人。凡此皆所以顺导其志意,调理其性情,潜消其鄙吝,默化其粗顽,日使之渐于礼义而不苦其难,入于中和而不知其故。是盖先王立教之微意也。
若近世之训蒙稚者,日惟督以句读课仿,责其检束而不知导之以礼,求其聪明而不知养之以善,鞭挞绳缚,若持拘囚。彼视学舍如囹狱而不肯入,视师长如寇仇而不欲见,窥避掩覆以遂其嬉游,设诈饰诡以肆其顽鄙,偷薄庸劣孙鸣杰,日趋下流星河霸血。是盖驱之于恶而求其为善也,何可得乎?
凡吾所以教,其意实在于此。恐时俗不察,视以为迂,且吾亦将去,故特叮咛以告。尔诸教读其务体吾意,永以为训,毋辄因时俗之言改废其绳墨,庶成蒙以养正之功矣。念之念之!

王阳明幼时的大志向
12岁那年,读私塾的王阳明向老师提出了一个很不寻常的问题:“何为第一等事?”老师告诉他,第一等事无非就是科举及第。王阳明不以为然。他觉得真正的第一等事,应当是“读书学圣贤”。“成圣”成了他毕生的志向和自觉追求,最终也得到了认可。
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成为顶天立地的人,不是为了找工作出国高薪。人本身才是目的,人在学习的时候不要忘记最终的目的。王阳明自己是这样践行的,所以他在引导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去做的。

诱之歌诗以发其志意——诱,循循善诱
诱人重要,《论语》中颜渊曾说:“仰之弥高狄雨,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邵崇柏,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老师把孩子身上的天性诱导出来,这是老师最伟大的使命。点燃学生内心的能量,激发孩子内心的动力,让孩子学不能已,以生命唤醒生命,老师要对学生真正的了解,知道孩子的志趣,这就需要因材施教也需要言传身教,而不能千篇一律也不能口头说教。古人以诗歌、礼乐的方式进行诱导。我们今天怎么去诱导,这是我们需要进行思考的问题。怎么让孩子有大的志向,大的抱负,大的心胸,大的格局?首先我们老师自己要努力做到这一点,我们才有可能传递给学生。

乐嬉游——游,悠游
朱子有个妙喻,以煮药譬喻读书,先用猛火煮开、再“以慢火养之”,味道就会慢慢出来。如果不先煮开,温吞水煮一百年也没效用;但是煮开之后还要文火来养,味道才能出来,这是急不得的。学问也是如此,要了解大的格局,掌握学习地图、把握学习方向,不至于迷路,然后再去慢慢的去巩固、实践。
对这一点,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1941年4月在《大学一解》中有极为透辟之认识:古者学子从师受业,谓之从游,孟子曰,“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间尝思之,游之时义大矣哉。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反观今日师生之关系,直一奏技者与看客之关系耳,去从游之义不綦远哉!
小鱼跟着大鱼,游着游着就会了,是模仿、学习,通过唤醒而觉悟,
《四书章句集注》中,朱子这么解释“学”字:学之为言效也。人性皆善,而觉有先后,后觉者必效先觉之所为,乃可以明善而复其初也。学习都是要先模仿风月药师,跟着师长“游”,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就有觉悟了,就成为自己身上的一门技艺而不会忘记了。

诱+有+游=优
从王阳明文章中概括成一个公式:诱+有+游=优
诱:师长对童蒙童进行有效的外在诱导,做教师的首先要循循善诱,通过诱导孩子唤醒他本有的善性。孟子有云:“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仁义礼智这些都是每个人生来就有的,但是需要后天的涵养和扩充,老师的作用就在此。《朱子语类卷第十三·学七·力行》记载:“某此间讲说时少,践履时多,事事都用你自去理会,自去体察,自去涵养。书用你自去读,道理用你自去究索。某只是做得个引路底人,做得个证明底人,有疑难处同商量而已。”朱子将老师的作用说得非常清楚,今天仍然十分有意义。
有:通过诱导唤醒孩子本有的行善和觉知,让孩子慢慢地有、慢慢地成长,将“既有”不断扩展丰富完善变成“新有”“大有”,所谓“日新之谓盛德”,所谓周易的大有卦。
游:强调学习有个过程,自我消化自我转化自我成长的过程,不能揠苗助长。
毛泽东同志在1921年的《湖南自修大学创立宣言》中也有精彩论断。他认为,所谓书院的主要问题在于,其研究内容“‘八股’干禄之具”“只是一种玩物”,算不上正当的学问。关于学校的坏处:一是“师生间没有感情。先生抱一个金钱主义,学生抱一个文凭主义,‘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这简直异化为“一种商业行为”;二是“用一种划一的机械的教授法和管理法去戕贼人性”,“自有划一的教授,而学生无完全的人性。自有机械的管理,而学生无完全的人格”,这是学校的最大缺点;三是“钟点过多,课程过繁。终日埋头于上课,几不知上课以外还有天地”。毛泽东认为,学校“坏的总根在使学生的之于被动,消磨个性,灭掉性灵,庸儒的堕落浮尘,高材的相与裹足”,因为被动唐鹤德近况,所以无个性,教育的平庸化则不可避免。相对于学校的三大坏处,书院则有三大好处:一是“师生感情甚笃”;二是“没有教授管理,但为精神往来,自由研究”;三是“课程简而研讨周,可以优游暇豫,玩学有得”。
毛泽东同志提到:现在的教育课程太复杂了,让孩子没有时间去消化成长,课程简而研讨周,可以优游暇豫,危情谍战迅雷下载玩学有得,现在很多学校已经回归到中国人的教育方式散人小嘀咕,开始去做了。
自由的教育是与“填鸭子”的过程恰好相反的一种过程。自由的教育不是“受”的,也不应当有人“施”。自由的教育是“自求”的,从事于教育工作的人只应当有一个责任,就是在青年自求的过程中加以辅助,使自求于前,而自得于后唐璜的回忆。大抵真能自求者必能自得,而不能自求者终于不得。(《自由之路》)
潘光旦先生的这段话道出了自由教育之真谛,“填鸭子”的灌输从根本上说是违背人性的,“自由的教育”必定是“自求”的。“大抵真能自求者必能自得,而不能自求者终于不得”,在这里,人的主体性与能动性得到最充分的重视,这与孔子所说的“古之学者为己负心人季蔷,今之学者为人”是一脉相承的。
真正的教育的方式,没有受没有施,是学生自己求得的,以前叫求学,这是很强大的动力,只有内在动力强大,才会很容易被点化。内需力强,成就才会大,这是古今通理。我们应该去发现这样的人才,去激励这样的人才。当然这样的人自古就不多,我们需要做的是就是顺应每个人的天性,在他的天分特性基础上提高他改善他丰富他。
顺应诱导蒙童本有的自性;通过本有的善性,让孩子有自信和觉知,有强烈的求知欲,让他本有的自性不断扩展丰富完善;给他良好的条件,让他悠游,玩学自得,以适合每个人特性的方式成长;这些加起来,就是优质的教育、就是符合中华教育正统的圣贤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