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你身边有没有这三类人?(读史系列之一)-文史哲爱好者血泣五胡
三类人
三家分晋是《资治通鉴》的开篇之作。大凡开篇,这些文人都有些个讲究,譬如《周易》上经以《乾》《坤》为首:“乾坤,其易之门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则无以见易。易不可见乾坤九变,则乾坤或几乎息矣”;下经以《咸》《恒》开端:夫妇,人伦之始位面神农,不可以不久。都是很有讲究的。比如《史记》每一类别的开篇也都有很深的意义,这些作者不会说,只能凭自己去探赜索隐。比较牛X的某财经视频里有一句话:“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过去已经静止,未来谁能确定,比较现实的还是你现在能从文字里挖掘出多大的坑,你就能堆积多高的小山丘;坑挖的深了就成了井,那么或许可以用挖掘的文字堆成一座山,边从井里打水喝边领略山顶的四时变幻,且自娱自乐且流连忘返。扯远了,回来。

三家分晋大意是讲东周时期,对,就是那个“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的东周。春秋末年,作为“春秋五霸”曾经辉煌一时的晋国正面临穷途末路前妻请签字,晋国国政基本上被四大家族掌控(看来四大家族由来已久啊通天血魔,不特国军呢):韩赵魏和智,其中智氏家族势力最为强大。智氏最有可能统一晋国,搞不好再一统江湖提前实现天下归一也未可知。然而,公元前453年五胡烽火录,智氏却被韩赵魏联合击败,功败垂成令人扼腕。
三家分晋常被看作春秋战国的分水岭,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不知类比于现在的亚投行/一带一路的设立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妥当否?一个大的事件的发生依赖于几个关键事件的完成,而关键事件的完成又往往依赖于各自范围内的若干小事件的累积,不但是量上的还有质上的。(见微知著,研几,近乎神,大概也是这样吧!)项目管理,工作计划的分解,一个大系统的建构,国家地区规划的制定等等皆遵循这个框架。所以“我种下了一颗种子,终于结出了果实”还是有点道理的。如果说三家分晋是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那么韩赵魏三家分智就是其中的最为关键的事件,至少也是之一。仔细研读一下这个过程很有意思,或许可以折射出那个时代的一些特征。
在三家分智过程中出现三类人超级流氓教师,这三类人以后会经常出现在中国历史上,从古至今从不曾改变,所有的历史演化也都离不开这三类人,在可以望见的未来,只要有人类,就会有这三类人,小至家庭、中到企业、大至国家。
前文提到,晋国现存的势力主要是四大家族,且智氏最为强大,很有可能一统晋国。智氏家族此时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选择一个继承人,以便能把智氏基业传承下去并开创一个新的时代。历来选择继承人都是很重要却是又很棘手的一件事。这不仅考验能力问题还考验眼光问题,好的继承人就“萧规曹随”,身与名俱在;不好的继承人就“人亡政息”“身死国灭”,比如牛人斯大林同志。远的不说,贵为千古一帝的太祖在继承人问题上就屡有波折。所以当初智氏家族在选择继承人的时候慎之又慎,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库斯克邮车,多方考察,家族首领终于锁定一个人,此人有很多优点,原文是这样说的“其贤于人者五:美鬓长大则贤,射御足力则贤,伎艺毕给则贤,巧文辩慧则贤,强毅果敢则贤。”翻译过来就是“他不但高大英俊、长发飘飘,精通骑马射箭,还玩艺术而且能言善辩,更重要的是坚毅果敢”。放到现在就是一个综合了都教授的外表、姚明的身高、贝克汉姆的帅气、马云的头脑、兰博的坚毅果敢近乎完美的成熟且有魅力的暖男吧。坚毅果敢、才艺双全且很有智慧这难道不是选择一个继承人最重要的素质么?然而,事实告诉我们,不是。

下面第一类人出场了,智氏首领列举了这么多优点,但是家族里的智果不同意。并且说了一句狠话“若果立瑶也,智宗必灭。”翻译过来就是“要是立智瑶我的天师女友,整个智氏宗族都会被灭亡。”历史上太多因立继承人而引起的流血冲突了,前后任交接之间也很容易搞事情,你可以说可能智果与这位继承人有私人恩怨,你也可以说他可能是沽名卖直。事实证明都不是,因为下面的一个举动,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智果作出了一个决定:“别族于太史为辅氏”,也就是直接带领家里的人脱离智氏,从此改姓,不再姓智。事实证明牛人就是牛人,从种子里就可以看出大树的模样,不服不行。
花开两枝,各表一朵。话说那位帅到令人发指的智瑶即位之后汗颜时刻,艰苦奋斗、卧薪尝胆、兢兢业业、奋发图强、励精图治,采取了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手段,倒也把智氏家族打理的井井有条,家族事业蒸蒸日上:土地越来越多,势力范围越来越广,话语权越来越重,智氏成为晋国历史上权势最强大的一个,强大到什么程度?本来与他平起平坐的韩氏赵氏家族首领,在他外出时一个驾车一个充当护卫,也着实给智氏家族长脸啊!由此看来,领导就是领导,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智果被打脸只是时间问题啊。
话说智瑶把家族事业带上了新的高度,放眼晋国几乎唯我独尊时,他有些飘飘然了。人总是在自己飘飘然的时候容易犯错误,是卒是帅都没用。他先是在宴席上公开调戏韩氏首领,然后又侮辱魏氏家臣,接着步步紧逼花樽与花,以“挟天子而令诸侯”的方式向韩赵魏三家索取更多的土地。韩魏两家都满足了他的要求,只有赵氏不答应,颇有后世“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的觉悟,就是不给他面子。于是骄傲自大的智瑶勃然大怒,率领韩赵两家的联军攻打赵氏,战必胜攻必取,一时势如破竹,最后打的赵氏只剩最后一座城池固守。眼看胜利在望,消灭赵氏指时可待。

智瑶决定用水攻城,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他志得意满的对韩魏氏说“我今天才知道水也可以灭亡国家啊(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韩氏魏氏只好面带谦卑的随声附和。但智氏家臣絺疵对智瑶说:“韩魏一定会反叛。”不信,问之,曰:“今约胜赵而三分其地,城不没者三版,人马相食,城降有日,而二子无喜志,有忧色,是非反而何?”明日,智瑶告诉韩魏氏,韩魏氏辩解后各自回营。絺疵入曰:“主何以臣之言告二子也?(就是你为什么把我的话告诉他们呢?)”智瑶说:“子何以知之?”对曰:“看到我时脸色严肃而脚下加速离去,那是因为我看穿了他们心思的缘故(臣见其视臣端而趋疾,知臣得其情故也。)”智瑶仍不悔改。絺疵请求出使齐国。

事情发展完全如絺疵预料的那样,在最关键的时候韩魏反过来和赵氏攻打智氏,最终智瑶身死国灭,应了智果的推断。
话说,智氏被灭之后,季天笙赵氏为了发泄对其的愤恨,把智瑶的头骨涂上漆当作饮具。身死国灭后的智氏的家臣大都做鸟兽散,只有一个叫豫让的决心为智瑶报仇。先是改名换姓,化装成受过刑的人在赵氏如厕的时候刺杀他,未果;接着漆身吞炭,让自己容貌和声音尽毁,连他的妻子都认不出他的时候,他摸准了赵氏的行迹,提前埋伏于他必然经过的桥下,准备行刺他,结果又被抓。仍然高喊着要为智瑶报仇,请求刺穿赵氏的衣服,得到应允后边刺边高喊:“我可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了。”遂伏剑自杀。

智果就像苹果的种子,絺疵就像苹果的果肉,豫让就像苹果的皮。他们代表着三类人:战略家、战术家以及执行家。战略家透过历史的迷雾、繁华的烟瘴、浮躁的雾霾,直看本质,就如苹果的基因就在种子里一样,不管几多风雨几多波折历程,苹果的种子种出来的只能是苹果;战术家不可以改变苹果的基因,但是可以通过嫁接通过其他手段改变苹果的口感;执行家则仅仅保护果肉的完整进而保护苹果的种子。
没有智瑶的身死国灭无以反衬出智果的知人之明、看人之准、识人之精;没有絺疵无以反衬出智瑶谋略之疏、情商之低;豫让的存在则可以从反面证明即使格局不大谋略欠缺的智瑶也并非一无是处,最起码在得人心方面也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的。
智果是个智者,仅从一个未发生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到事情的结局,即使那次决定智氏家族命运的战争智氏胜利了,那么继承人也会在其他方面出问题,基因在那里;絺疵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仅从韩赵氏的反应中就推断出所有问题的走向“韩赵必反”“主何以臣之言告二子也?”。这类人才是做好每一件事情不可或缺的,他们能见微知著,能洞察幽微并提前做好相应的应对,智瑶若听其言,至少也可以延续几年智氏命运吧!豫让就是为“士为知己者死”的典型代表,践行了孔子的“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千百年来为人称道。
三类人的结局:智果脱离智氏并改姓辅,在那场决定智氏命运的战争中,只有他这一支保存下来了;絺疵出使齐国;豫让最终伏剑而死,豫让成为比荆柯刺秦还要早若干年的"赵燕慷慨悲歌之士"的代表人物。后世对他们的评价:
髯翁曾有诗咏絺疵云:
韩魏离心已见端,絺疵远识讵能瞒?
一朝托疾飘然去,明月清风到处安。
作为战国四大刺客之一,豫让留下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典范。八九先生:
飒飒西风起,伫立悼豫让。
再寻三跃处,犹闻侠骨香。
壮士死知己,青史留华章。
不见后继者,惆怅复惆怅。
后世对絺疵、豫让尤其对豫让的评价较多,而对智果的评价却鲜见于笔端,这和华氏三兄弟很类似:最厉害的还是华佗的大哥,尽管后世鲜有知之。
无论中国历史走向如何,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王朝,所有的腥风血雨所有的刀光剑影所有的沧海桑田所有的力挽狂澜都离不开这三类人的身影,所有的故事传说演绎都是围绕这三类人展开的。在那个划时代的分界点上,无疑这三个人成为了三类人最杰出的代表。智果在秦为李斯在汉为三杰在三国为诸葛为荀彧郭嘉在唐为房杜在明为刘伯温在清为范文程在后期为赵烈文;絺疵则为战略家之下执行家之上的所有人物;豫让在秦为张良锥,在汉为苏武节,在晋为嵇绍血,在唐为张巡齿,在宋为文天祥、陆秀夫,原地推铅球教学视频在明为孙承宗(他们之中有身为战略家或战术家,只是在具体事件上表现出了一种气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在生活、学习、工作中,找好自己的时、定好自己的位,谋定好大的战略方向,策划好每一次的努力、付出,执行好每一次的任务,再加上一条,跟着一个好的领导,那么我们的生活是不是可以更美好些呢?
(思考:你身边也一定有类似这些特质的人,你发现了么?你打算如何与他们相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