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可我不需要许仙或法海-糖花儿

都会得到回报
你流过的每一滴眼泪

我有个感情很坎坷的朋友R最近回国了林宗德。
R和我相识于年少时,学生时代偷偷交换心事那种。这次一见,容光焕发苏伟刚,充满活力。
一看就是心和肾都被滋润得很好的那种。
说起R倒是有不少故事。少女时喜欢A,为他掏心掏肺,却苦追无果,坚持了几年终于觉得累了,于是和一直追她的B在一起了。
R是个对感情实心肠的姑娘,对B也是掏心掏肺,和盘托出,结果B劈腿了。
分手两年多之后,B又回来找她。R想着B既然回头,也免去了重新认识和磨合的过程,于是又和B在一起了。
B复合之后一直对她很好,百依百顺,百分百浪子回头,可是R却觉得心里总是缺了一块。
她说:“答应复合的时候,也许对他还有感情,也许只是不甘心,莫名其妙想证明什么夏木雅子。可是越相处越发现雀斑王根会,他劈过腿的事情就像一根刺,就算已经拔掉了,扎的那个洞还在薛安克,填不平。”
她和B和平分手。B哭得稀里哗啦也没能挽回。
然后R就出国读博了皇上我不好吃。又过了两年,和一个别人看来特别普通的男人在当地结了婚。
“爱他吗?就结婚了。”我问她。
“一开始就这样。但是后来就觉得越来越爱。”
“为啥呀?”
“因为他所有的行为都让我越来越相信,他不会出轨廖慧呈。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他为家庭所做的一切都让我越来越觉得踏实。我不用卑微地跟在一个人后面,也不用整天疑神疑鬼,就是两个小宇宙燃烧自己彼此照亮的感觉。踏实。”
这真特么是一个从无知少女到强悍少妇的心路历程。
我却生出许多感慨。
李碧华的《青蛇》里有一段话:
每个女人于辰辰,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蕾妮斯梅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眼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我们都曾经有过撕心裂肺地爱一个人的时候吧?我们都有一些心酸的感情故事可以拿出来说吧?
只怪童话里把爱情说得太美好。
只怪我们当初年纪小。
最初的时候爱上一个人,总会掏心掏肺意外之夫。恨不得把自己有的最好的全都奉献给他。不管不顾,不问对方是不是也同样爱着自己创刻的动脉,甚至自欺欺人地假想对方喜欢自己。
但是却不敢去深想,若他真的爱你,便会有千百种方法让你知道,又怎么会等到你问出口:你爱我吗?
都怪我们轻信古话说得好:坚持就是胜利。
可是感情这回事,可能坚持到最后一败涂地。
到后来心等得凉了,想要一些温暖。于是跟别人走了。哪怕那个人不是自己所爱。只是因为那个人主动给了颗糖。哪怕是不喜欢吃的,但是是他主动给的,而我刚好又很饿……
不过世上的人啊往往如此,得不到的时候是红玫瑰,到手了,便成了蚊子血。
浪子回头这种事我是多半不屑的。世人多把浪子回头美化成一种恩赏一般,仿佛对方回了头,我就该千恩万谢地接纳。
可知我心头伤疤还没长全呢。
也许爱上一个旧人,就不会再有新的问题,但是旧的伤口还会复发。会不时地提醒你,你们有怎样不堪的过去。
这种痛苦又该由谁来承担?
聪明人,无所谓甘心,无所谓意气。
这世间最无法挽回的垣根帝督,除了死亡,就是被伤害过的心。一个人不爱了,对方再好,都成了浮云。有些人连相逢一笑泯恩仇都不必王默君,不如直接相忘于江湖乐鼓热线。
如R一般,或许每个女人也都要经历一个许仙和一个法海才能通透地看清爱情。
你是要仰之弥高的法海,还是要熨帖心灵却没一句准话的许仙?
又或者他们你都不要?
离了许仙和法海,下一个人不一定更好,但有新的希望。感情本来就是赌博,不是吗?
你也许永远等不来理想中的白马王子。但是生活的转机,总是平淡地出现在某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他不是说不准话的许仙原来这是爱,也不是仰之弥高的法海。他和你是两个均等的小宇宙少年刀手。
感情最重要不就是棋逢对手?
到那时你会知道,踏实是一个多么朴素又美好的词。在人生里,它是比爱更好的许诺。
你求而不得过,也被欺骗背叛过望门庶女,爱得轰轰烈烈又凄风苦雨。到最后你会明白,踏实才是感情恒久的基石。
明白了这点,你便会甘于每一个平淡的清晨和黄昏,却又在这些平淡的日子里越来越美丽。
你付出的每一滴眼泪,都会得到回报。
插画by:爱画仕女的于水先生
糖花儿
(ID:flowereattalk)
我有我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