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恐怖小说《罗刹》第一季03-阿呆的秘密基地

播音师:温顺先生
小说作者:阿呆
新来的听众和读者:小说之前的章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并查阅历史消息,或者点击菜单中的藏宝箱—夜听鬼故事
小说原文:
第三章孽缘
纵观历史数千年,不管朝代如何更替,江山如何易主,悲壮的故事总是需要有柔美的伴曲。而人类社会也总是因为有了她们才显得细腻而多情。
她们?当然是指女人,而女人便是人类间太极阴阳中的阴属。
这个世界有太多种女人,她们就像是不同品种的红酒。有的迷人无比,有的带着如花般的芬芳乐绘馆,有的善良惹人疼爱,有的风情万种浑身带电,有的蛇蝎心肠心狠手辣……可是无论如何周鸿伟,不可否认的是,因为有了女人才孕育出了人间万代,因为女人美妙的点缀才使得艺术生生不息。
但是月娴这个女人却值得拿出来单独的品味。
月娴认为自己天生就是与众不同的郭奎章,或者说就该是与众不同的。这份自信不仅仅是她那张天生精致五官的漂亮脸蛋;也不仅仅因为她从小就有好的教育条件练就了琴棋书画多才多艺的技能;更不能单纯的看做是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家庭中,那种天生就带有的优越感。
月娴的自信不是那种可以简单解释或者说是那个年代人们所推崇的那种所谓的单纯信仰。
这个女人的内心是强大的,或者说是好强的,总有那么一股子的力量在她的内心翻腾,就像一只野兽被囚禁在笼中,只要需要就可以随时放出去尽情地撕咬。
月娴的父母早年当兵,解放之前也都是干部,后来解放后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运动被整的狼狈不堪。好在这一家人都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颠沛流离在浮尘之中混了那几年,直到被平反后这才算是终于挺过了那个动荡的年代。
改革开放之后借着平时积攒下来的一些钱财和过去的一些人脉关系网,月娴一家人决定下海经商。在商海之中摸爬滚打之后,不出10年,月家已经成了家财万贯的地方绅豪。而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月娴自然就是全家的掌上明珠,骨子里面的好胜心也更加胜同龄人一筹。
她从小就喜欢和别人争——争学习成绩,争才艺能力,就连异性青睐地眼光她都不放过。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一个优秀的女人,就应该这样一直优秀。
优秀和高贵成为了月娴身上的标签,而这个标签出现在那个刚刚吹起春风的年代的女人身上可是尤为不易的。
大学毕业后,月娴没有选择进入政府部门或国企单位金马岛,而是通过家里的一些关系和经济上支持经营了一家私人贸易公司。
公司刚起步的两年因为对于整个行业不了解,又加上年轻人特有的单纯和不理性很是亏了些钱。在经历了一系列失败后,月娴痛定思痛开始总结经验,一方面逐渐蜕化了学生时期青涩的想法和单纯的处事态度,对于中国官商现状是越来越看的透彻,越来越如鱼得水。十字路口的她也曾经迷茫过,是不是该保有一些曾经自以为傲的理想和纯洁的奋斗热血呢。绝对不是,她自己坚决的否认了。她要赢,而要赢就必须要适应这个社会,就不能够总是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去逃避。
无法改变的事情就必须去顺应它,既然无法改变这个环境,那就只有改变自己!
月娴把这些问题想通了之后,她的为人处世的原则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加功利和世俗的是,这个女人还发现了如何使用自己一个别人无法比拟的资本——月娴可生就是一个漂亮别致的女人。
生意场上本就充满着桃色,而漂亮的女人从来都不会没有市场!
几年的打拼,月娴游龙戏凤在各种名利场中。白天她是公司里的铁血董事长,出席一个个会议,对手下的每一个人是赏罚有道;而晚上她是风情万种的交际花,出没在一个个高档酒楼和夜店。在这些灯红酒绿的光阴中姚思羽,月娴开始认识到在这个年代女人办事情有时候确实比男人要方便一些,男人无法商量成的事情,女人只要愿意脱,也就有了第二次商量的机会。
只要是为了利益目标,便可以不择手段,更何况是身体和欲望的放纵——这种想法出现后,月娴的各样男人开始像走马观花般不停的更换。随着这个女人的地位和势力的越发膨胀,她身边男人的质量也在不断的攀升。
也就是在月娴自认为已经打开了现代社会成功的潘多拉之盒,找到了成功的致胜法宝,自己人生正在不断迈入更辉煌的利益殿堂之时,这个如此强悍的女人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选择。
其实这个选择并不可怕,甚至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都或多或少是幸福的事情。可是唯独对于月娴,这可真成了个难题。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红的。她叹了口气,自己已经多少年都不曾哭过了。
“咚咚……”这个时候卧室传来了敲门声。
“什么事?”月娴知道这一定是自己家的保姆小柔。
“夫人,门口有两算命的,说是您必须得见见他们。”小柔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是不敢打开门的,只得隔着门毕恭毕敬地回答。
月娴赶快拿出手巾擦干净了自己脸上的泪水,整了整衣领站起身打开门恢复了一脸庄重严肃的表情淘师湾作业网,她不耐烦地说:“什么算命的,谁让你开门的!赶快打发走。”
小柔见自己的主人出来了,忙走上前大目老师,拿出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他们说如果您不愿意见他们,就把这个给您看。”
月娴有些狐疑地接过这张纸条,心里虽然烦躁,但也觉得有些奇怪,她顺手打开来看了一眼。
虽然小柔平时表现的乖巧听话,可内地里却是一个貌美聪慧和孩子。当时月娴看上她也是凭借着她漂亮聪明这两点,想着这个丫头或许哪天兴许就能派上用场。
此时此刻,小柔看着月娴那突然僵硬的神情,知道女主人被什么东西吓到了。虽然月娴表面上表现得很平静,但是她突然颤抖起来身体和那张同样微微颤抖地嘴唇彻底出卖了她此刻的心境。
短暂的停顿后,月娴突然死死地盯住了小柔,这个举动让年轻的保姆不由地倒吸了口冷气,紧接着,月娴用带着威胁地口吻恶狠狠地问道:“这个东西你没有打开来看吧。”
小柔见主人的语调里带着恐吓,急忙摇着头,委屈地说:“夫人,没有经过您的允许我怎么敢看呢……倒是,夫人,您没事吧。”
月娴折起这张纸条,随手将它放到了裤包里,转过脸好似故意不让小柔看见她的表情,接着轻蔑地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正好要出去,将着把这两骗钱货给打发了。你把家里好好收拾下,明晚上可是有重要的客人来……还有,要把所有的家具,每一个角落都给我打扫一遍!”说完月娴径直地走出了房间,小柔跟在后面帮她拿起手提包并习惯性地为她披上了一件淡黄色的裘皮大衣。
月娴关上家门后,小柔就偷偷地躲在客厅的窗帘后面看着下楼后的女主人。
这个保姆到也没有什么坏心,只是觉得今天的主人确实是怪怪的。小柔自从跟随了月娴以来赵怀安,心里就一直把这个女强人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多大的风月也从不曾见这个女人慌过。
可是刚才月娴的反应确实是特别反常,反常到让小柔也不禁内心坎坷起来。
小柔回想起来门口那两个算命的也觉得诡异奇怪——一个老太婆,脸色青紫青紫的,身上好像还有那么股腐烂的臭味,她那满是皱纹又面无表情的脸让人心里不舒服,如果不说话,那表情真就像自己祖母死的时候一样;另外一个是位粗犷的男青年,全身汗臭,两眼一直眯成一条缝,嘴巴生就歪着,长的就是个流氓像,看着就不像善茬。
月娴家的别墅有两个院子,小柔看着主人从后院开出车穿过前院来到大门口。
月娴在大门口停下了车,摇下车窗玻璃和那两个算命的说了几句话。
让小柔惊讶和大为不解的是——那两个算命的竟然打开了轿车的后车门。
躲在窗帘后面的保姆小柔,她亲眼看见了这两个陌生人上了女主人的汽车,接着汽车一加速,快速驶离了小柔的视线。
月娴的汽车驶过市中心,在市医院门口停了下来。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疯丫头演员表,看了看表说:“现在和你说的时间还差半小时吧。”
七姑和槐木坐在汽车的后排,槐木还因为第一次坐这种高档轿车而兴奋不已。七姑叹了一口气说道:“对的,你现在就去4楼41床等着看吧。”
月娴轻蔑地奸笑道:“老太婆,别以为你拿住了我一点把柄就能装神弄鬼。如果我待会上去看,并没有发生你所说的事情,看我不把你们送到公安局。”
七姑没有理会她,只是低下头,然后面无表情地说:“4楼41床4点正必亡。”
月娴或许连自己都没有想通为什么会载着这两个怪胎来医院,再怎么说自己在市里面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过既然都到了,那就上去看看吧原膳,而且想到那字条上的话确实是有些心有余悸。
月娴把车钥匙拔下来,回头对着槐木说:“你可别乱碰我的车,碰坏了怕是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槐木没好气地对着他吐了吐舌头:“谁稀罕!”
月娴越往医院走越觉得心里发毛。她不是经常来这个医院,或者说是好久没有来过这种公立医院了。自从家里富裕了之后,生了病基本都是约私人医生,就算是会诊也是请专家到家里。
月娴穿过大厅杨宇平,走到楼道口,看见指示牌上面赫然地写着:4楼妇产科。她的心一颤,隐约觉得事情真有些不对劲,便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向上赶去。
上到了四楼,月娴问了一个护士41床的位置,护士为她指了指方向,她便理了理衣服把包向胸前挎了挎慢慢地走了过去。
透过半开的门缝嘿老头演员表,月娴看见了躺在41床的那位准妈妈:这个女人还很年轻,因为怀孕的关系,身体有些臃肿。她身旁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她丈夫,从年龄上看比这个女人大些,或许已经三十出头了。男人很小心地帮女人扶着坐起身,便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个苹果对着床旁边的垃圾箩削起皮来。
月娴看着这个画面暗自苦笑了下,心想:这个该死的鬼老太婆,瞎扯也不怕遭报应,莫不是什么人知道了那件事,现在想用这种办法来威胁我。想着想着,她不自觉地看了看手表:4点差10分。等会下去还是先不急着报警,探探他们的口风,总之他们休想讹诈我一分钱。月娴一边想着对策,一边不住此揣摩着办法。这么多风浪都过来了,两个骗子我还能栽在他们手上不成!
月娴站在病房门口暗自踌躇着,她那双纤细白嫩的手互相叠放在胸前,带着一块极品翡翠手镯的右手向上优雅伸展地杵着自己粉润的腮帮冥王选后。此刻南陵花神,她的心里正假设着各种情况以及该如何应对的办法。
月娴就是这样的女人,就算是危险就在眼前,也能够表现的如此坦然优雅。
41床的那个女人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门口的月娴,两个女人的目光一对视,月娴觉得有些尴尬便不自觉地微微一笑。那个女人见月娴如此亲切,便也对她还以了一个真诚幸福的笑容……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女人微笑地脸开始慢慢变的扭曲起来,原本清澈的眼睛里突然布满了血丝,之前的平静祥和瞬间被一种痛苦和挣扎的所取代……此刻,这双可怕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月娴。
面对着这个陌生女人不断放大的瞳孔,以及那阵阵抽搐且半张着的嘴巴,确实是一副极其诡异恐怖景象,月娴的心里突然变得恐惧慌张起来。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加的恐怖:女孩猛地全身抖动起来,样子就好像是被什么外力在撕扯一般,她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情是如此的怪诞,已经歪曲的五官展现出了仿佛被野兽撕咬后的模样——人类无论是遇到多么恐怖的事情庄卓源,都不可能靠自身的皮肤和神经来表现出如此扭曲狰狞的表情。
月娴被吓的不由地退了几步,手扶住了门框,大口地喘着粗气阿室于。
男人看见自己老婆这副痛苦的表情也吓的慌了手脚:“你怎么了!——医生!医生!我老婆她怎么了!”他叫嚷着撞开月娴冲出了病房。
不一会两个护士小跑地进了病房。月娴忙让开门位,可是她心里那份掺杂了恐惧的好奇心却驱使着她不住地向里面张望。
这一瞬间,那个女孩扭曲的五官已经被看不见的利爪撕出了条条的血痕,那咒怨的眼睛仍旧死死地盯着月娴。这是一种带着深深怨恨的眼神,更是一种恨不得杀死她的眼神。天啊,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傅玉斌啊,更不可能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的仇恨。
也就在那么一秒钟,又或者是幻觉吧,她却发现女孩歪斜的嘴角突然上扬,露出了一种极为怪异的微笑。
月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笑容比那狰狞的表情更加令人心惊肉跳!
护士熟练地将担架推了进来,然后将那女人放在担架上,转过头对着她丈夫说:“慌什么,你老婆要生了,快让开!”
月娴不知为何,额头冒出了大大的汗珠。她不曾仔细想过女人生育时候的痛苦,就算是曾经设想过也绝非刚才那个女人的表情。那个女人表现出痛苦,完全就是被处以凌迟之刑的残酷折磨,那种表情只会出现在被残杀的人脸上。
而这样的表情月娴只在一个人的脸上见过,和那个人临死前的表情一模一样!
月娴低着头晃了晃脑袋,猛然醒悟过来,看了看手表,4点差3分。
41床的那个产妇已经被推进了产房,她的男人正焦急地站在门口,隔着背挂青色窗帘的半圆窗户向里面不断地张望。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也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月娴,他手里哆嗦地拿出手绢擦了擦汗走上前,礼貌地问道:“你是曼文的朋友吧?”
月娴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笑了笑。可是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笑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月娴的全身都在冒冷汗,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手表。
产房里传出了刚才那个女孩痛苦的大叫,那是一种悲悯,一种仿佛被撕裂一般的悲悯。她记得只有在野兽在被杀死的那一瞬间会发出这样让人揪心的惨叫!
突然,产房里面安静了,似乎是安静了。只是刚才那一声惨叫还留有一些回声在楼道上穿梭。
一个满身是血的医生从里面低着头走了出来,摇着头对着人群问道:“你们谁是手术室里产妇的家属?”
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是那种迷茫和有些空洞,他或许还在等待那一阵婴儿特有的啼哭声,或许他觉得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任何事情…………毕竟他原先设想的美好的画面已经期待已久,他曾无数次的假设这一刻的到来,他该有怎样的表情,他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老婆,他该用怎样的笑容面对自己孩子的第一面——是啊,他是那样渴望成为一个父亲啊。
旁边的护士给医生指了指那个男人,医生低着头走了过去:“是你吧下课了要雄起,你是她丈夫吧。”
男人小声地说:“是的,医生,怎么样……是男孩还是女孩……曼文她没事吧?”
医生叹了口气:“对不起,病人进去的时候就大出血……经过我们的全力抢救,但是……我们无能为力……病人现在已经走了,孩子也没有保住。”
这句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周围的病人和家属开始聚集过来。男人的脸上挂满汗珠,阎妮眼睛瞪的大大的,半张着嘴巴说不说话来,只有大口大口的喘息声,那干涩的眼眶中已经遏制不住涌出了泪水。
月娴见这样的情景不由地退了几步,一只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捂住自己的心脏,然后慢慢地上扬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或许死亡本身已经够可怕了,可是自己被告知一场死亡并且亲眼见证了这场死亡。这种感觉或许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数倍!
她哭了,转过身没有任何犹豫地下了楼梯,走的飞快,身后传来的是那个男人低沉的哭声,那种让人心惊胆寒的哭声。
月娴脸色苍白地走到自己的车前,颤抖地把车门打开,然后僵硬地坐了进去。接着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开始低声哭泣起来。
月娴边哭边不断地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幕恐怖的画面,接着好像是做了巨大的决定,咬紧了牙关抬起头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上我?”
七姑淡淡地说:“那个女人曾经和你一样,只是她不曾听我忠告,才有此横祸。”
月娴抬起头,她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保持理智,哪怕是一丝理智都有可能让她走出这次危机。
七姑接着说道:“这个女人叫曼文,他的丈夫姓罗。十天前我找到他们希望为她接生孩子,可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我。我告诉他们说这孩子是天界将军转世,阳气太重,会吸引鬼妖前来索命报仇……可惜他们不听。而他们之前的五对夫妇都对我的话也都不相信才会招此大祸,试想恶鬼岂肯让天界将军下界灭他们,所以这般转生之日必暴尸惨死也。至此她已经是第六个被恶鬼食尽的人了,真是可怜了这些人……造孽啊!”七姑闭着眼睛每一句话都说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唯恐月娴听不懂。
月娴哭泣地声音已经不再是颤抖了,而是悲鸣了。
七姑接着说:“相较于你之前的孽债,你这次若不听我的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月娴突然冷笑起来:“那你倒是说说,你究竟想让我做什么!你们有什么企图未央金屋赋!”
七姑眼睛朝月娴的肚子上看了一眼然后冷冷地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他的父亲也姓罗吧。”
月娴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心惊肉战,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你……你怎么会知道……”
七姑用她那双干疮的手轻轻抚摸着月娴的肚子,这个举动让月娴感觉到后背直冒冷汗。她的眼泪颤抖地滴落在了七姑的手上。
七姑身子上前移了移,凑着月娴的耳朵说阴森地说道:“不相信我的后果你是看见了,那个女人已死……天界将军罗刹天已经再次转世,现已附身在你腹中胎儿之上,”说完,七姑盯着早已惊恐万分的月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此刻的他只是一孺子,无任何力量,必遭恶鬼和仇家驱赶,而世间能助你产下他的人怕是只有我了。”
THE END
阿呆的秘密基地
欢迎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