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魔鬼契约 01 连载小说-一颗软软的胖子在笑啊
- 刚刚皇家电影学院研究生毕业一年的川馥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站在世界最受关注的电影节的颁奖典礼领奖台上。当闪光灯频频向她闪烁,台下坐着的嘉宾全都是国际上耳熟能详的名演员大导演,当大荧幕上正播放着她的电影的片花的时刻,她听到主持人在喊她的名字。她僵硬的站起身来,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到达这个典礼现场,又是怎么会一身红色礼裙,双腿不听使唤的走上了颁奖台。她努力微笑着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挤出了四个字:“谢谢大家”初识恶魔法术。可就在这个时刻人造人19号,一声枪响。
川馥樱在倒地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人群中向她举起枪的男子,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
都说人的灵魂在离开躯体的时候,会看到这一生经历的那些过往。这些往事如同胶片,缓缓地放映给临行者,然后在悠扬的曲声中步入天堂。“都是假的。”川馥樱在心里这样想到,只有疼痛,刺骨的疼痛,还有寒冷。在人群尖叫声持续到1分26秒的时候,川馥樱停止了呼吸,多么漫长的死亡过程啊,漫长到她都有些后悔做这个交易了。
观众席上的男子在骚乱中优雅的走到台上,抱起川馥樱尚有余温的身体从后台离开了现场。他带着这具尸体驾车驶向海边王荣森,找到了那颗最大的槐树然后停下了车。按照约定,他必须在十一点四十五分之前再次开枪,只不过这一次射中的人,是他自己。
当天夜里晚些时候。
警察循迹找到了冬凌的车,可是车里却不见川馥樱的尸体,自然也不会见到冬凌的尸体。但其实当警察费劲体力把车里车外找了个底朝天的时候,他们二人就站在距离不出五米的地方笑着看着这一切。只不过警察看不到他们,而他们却看得到警察,好戏才正要上演。

- 川馥樱在还是三岁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自己和一般孩子的不同,外表看起来乖巧瘦弱的她内心却有着一种神秘却又强大的力量。过年需要上门去亲戚家走动,小小的川馥樱被爸爸妈妈领去了大伯家,大人们谈话的闲工夫便让樱独自去玩。她一个人在院子门口闲来无事,听到一楼邻居家的窗台处传来小鸡的叫声便凑上前去。三只小黄鸡正一同缩在窝里取暖,圆圆的样子甚是可爱,于是小樱透过窗台冲着小鸡勾了勾手指,想要让它们靠近些来。但是没想到,三只小黄鸡真的离开了窝,唧唧叫着向窗台边缘走来!她轻轻抚摸着它们,渐渐忘记了时间,可是等她回过神来,手中的小黄鸡已经有两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剩下一只半耸拉着脑袋抽搐。
年幼的川馥樱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而这一幕也被小鸡的主人,邻居家的孩子看到了。川馥樱担心眼前这个穿着脏脏的球鞋,手中还举着一盆盆栽的男孩子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爸爸妈妈,“不行德拉霍亚,绝对,绝对不能让爸爸妈妈知道张辽新传。”小樱这样想着,快步走向那个男孩命定女王,抓起他的一只手臂恳求他,不要告状。可是男孩却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后退了一步倒下了,而他手中的花盆也应声而碎。“啪!”那花盆碎落的声音,狠狠的打在了只有三岁的川馥樱的心里。她出于本能迅速逃开了。
那一夜气修无极,川馥樱躺在床上,爸爸妈妈为她的房间墙壁刷上了一层柔和的粉色,床单被罩也是母亲用手洗过后又在阳光下暴晒了十几个小时给她的厦门万石植物园,闻起来有一种清香让人瞬间安心的味道。而此时的川馥樱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的脑海中不停回放着白天发生的那可怕的一幕幕。小鸡躺在她手中一动不动眼睛却还睁着的画面,那个穿球鞋的男孩倒下去的画面,可他的样子分明是想给我说些什么的,他的眼睛好像会说话李西华,他的手臂上有一道浅浅的疤,这些小樱都记得。她还记得急匆匆跑回大伯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问大伯要了一杯果汁之后便坐在窗户旁边密切观察着隔壁的动静。不一会儿九阳神君,隔壁男孩的父亲便抱着男孩跑步上了一辆车,看样子是送去医院了。川馥樱担心又害怕的睡不着觉,万一那个男孩也像小鸡一样死了怎么办?她到底对他们做了些什么?她到底是什么人。
第二天,小樱假装不经意间的问起父亲,“隔壁小哥哥昨天是发烧了吗?” 父亲回答,“可能是吧,突然在家中晕倒了,没什么大碍。”小樱听到这句话,心安了一些,王志千可随即又陷入了深深的恐慌,她害怕这个男孩会把发生的这一切告诉父母。
接下来的那几天,小樱总是害怕家里电话铃响,害怕是对方的父母来找自己算账,所以寝食难安,折腾了两三天后,终于病倒了。母亲带她来医院打吊针,正合她的心意,她的眼睛在四处寻找那个男孩。终于在儿童点滴间里,她见到了那个被她伤害的男孩。男孩的脸色有些苍白,裹着一个大大的棉衣独自一个人在打点滴盗宋,还是那双脏脏的球鞋。正当小樱打量着男孩,暗自思忖该如何上前解释,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以至于不要告家长的时候,男孩突然回过头与小樱四目对视。还是那一双好看的似乎会说话的眼睛,但那双眼睛在遇到小樱之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只是普通的对视了一秒钟,男孩又淡淡的把头转了过去。“难道...他没有认出我?“小樱觉得有点失落管笑笑。可随即又想,没有认出更好不是吗?也许那天他没有看清楚我的长相呢。为了确保万一,小樱趁母亲离开去卫生间的功夫推着点滴架子假装不经意的凑到离男孩比较近的位置,然后掏出口袋里的玻璃弹珠,故意滚落到男孩脚下。男孩捡起弹珠,眼神稍微露出了一丝神采,随即又暗淡了下去,他把弹珠还给小樱。川馥樱没有接过弹珠,说”送给你吧,我还有很多呢。“同时紧盯男孩的眼睛。可男孩的眼神并没有丝毫变化,他摇了摇头,“爸爸妈妈告诉我不可以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说罢把弹珠放在了小樱手里于佳明。“看来....他是真的不记得我了啊。”
- 转眼间,川馥樱已经上高中了,16岁的她已然出落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继承了母亲的相貌和父亲的身高,皮肤白皙的瓜子脸上有一双灵巧含笑的大眼睛,而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垂肩更显得她气质非凡。川馥樱在学校里不乏有很多追求者,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X高中最大的学生帮派领头者楚岚。性格乖张g163,戾气十足的楚岚经常在学校的众目睽睽之下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来讨川馥樱的欢心乌桕大蚕蛾,往差一点说就是,来让川馥樱多看他一眼。比如在升旗仪式主持人讲话的时候,突然抢过话筒大声表白,或者是在全校联欢晚会川馥樱弹钢琴的时候上台献花,更过分的是他还包下了市中心最高的那一栋大厦的外墙荧光屏,在夜幕降临之际打上打字滚动播放,“川馥樱,我爱你。”
然而川馥樱在心底十分讨厌这种高调的行为,她只想做个普通学生安安静静读完高中而已。自从三岁发生的那件事后,川馥樱处处留意自己的行为,害怕伤及无辜,几乎不和班上同学有任何交集,同时也在想办法弄清楚自己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可是这一切谈何容易。一片欣欣向荣的X城到了春天漫天柳絮飞舞,早餐铺的叫卖声会夹杂着阵阵扑鼻的香味弥漫开来,汽车的喇叭声自行车的车铃声交织在一起,这一切都让川馥樱感觉那么的真实,能让她暂时忘却自己的怪异,短暂和同学们融入进去。她以为自己会这样,表面风平浪静的高中毕业后,考到一所离家很远的大学,好专心研究自己的这种神秘能力。直到那件事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