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民族旅游产业的小发现-姚逗逗

临夏·夏河·郎木寺·松潘·阿坝州
安多房子的故事
2018年8月5日,我和朋友來到一家名叫安多房子的咖啡廳歇腳。不過休息只是個次要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我們被其建築所吸引。
安多房子開業至今四年,其底層是咖啡廳,上層則是客棧。老闆是藏族人,年輕時曾學過沖咖啡等飲料,亦很喜歡藏族文化,因此,安多房子就是他把兩者結合的成果。這棟小房子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宣揚藏族的特色。
進門後看見到收銀櫃。
旁邊是書櫃與遊客的感謝卡。
安多房子是古城裡非常著名的一間特色民族客棧,其一是因為古城裡只此一家,其二是老闆的用心經營。老闆在經營前曾用近三年作規劃,客棧在第一年便獲得大成功,持續爆滿五個月。由於第一年旅客特別多,客棧很快就得到中央電視台的青睞,獲邀受訪並在電視節目裡露面。此後,客棧更是客似雲來。
咖啡廳的門口就像一個斷裂點,旅客與繁囂的商店街一刀兩斷,踏進異國。這就是老闆的心血所在,店裡的燈與畫都是由他親手設計,沿著暗紅色的燈光往上看,就能看見一名藏族女子在窗口走過,而你的視線追隨那女子遠去。
店舖裡掛滿不同藏族女子的形象,當你環視四周,你會發現自己就如置身在慶典的中心,而牆壁上的各個藏族人的面孔都注視著你,伴隨輕快的音樂,似乎藏民都在圍繞著你跳舞,而你在這氛圍下慢慢的品茶。
正當我在享受這浪漫的慶典時阿赫瓦里,驀然回首,竟發現朋友正身處高峰體驗之中。
這咖啡廳竟能使人如此癡醉,我想這就是少數民族的魔力。
雖說安多房子是一間網紅店,不論是網絡上或者電視上都曾有過專訪,而且從店員的分享可知,房子過去幾年都是車水馬龍,只不過當日店裡除了我們之外马恺文,只有另外一群旅客。我和朋友都曾懷疑這是不是真的網紅店,怎麼人少得可憐?不過這只是最初的反應,仔細想想,其實整個景區的旅客都很少。網紅店的優勢其實沒有多大,一如其開業理念,老闆是希望在這個景區推廣藏族的特色,但如果整個景區因天氣問題,或者景區本身的吸引力不足,不僅推廣不了民族特色,更可能要結業。所以旅遊業本身可以是很脆弱的,而網紅店是依附著整個景區,所以其前景可以說是輪不到自己作主的,景區好則一切安好,景區差則一起完蛋。
新华村里走出来的“藏族”银匠
偶然的原因,我们来到了松潘,走进了松潘古城。松潘古城地处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进安镇,古城分内、外两城,内城平面跨崇山,依山顺势略呈三角形,东部崇山之下河谷部份为长方形,外城毗邻内城南面的河谷下坝,有城门与内城相通,平面为长方形。
唐朝时,吐蕃首领松赞干布派使者前往长安求婚。使者路过松州,被州官扣押,松赞干布大怒,亲率大兵二十万人入侵,唐都督韩咸战败,唐太宗命吏部尚书统军抵达松州,经川主寺一役,唐军大胜。松赞干布返藏后又遣使臣送黄金以求通婚和好,太宗晓以大义,将文成公主嫁与松赞干布,传为千古佳话。
走进古城,敲打银器的声音不绝于耳,整条古街上的银饰店面也不算少,但是有位大叔打造的物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在与大叔攀谈的过程中了解到,他正在做的是法器“萨拉”,是藏传佛教和苯教寺院里吹奏用的法器钱伯钧。当时他正在做的是铜底座最下面的环状银饰。
大叔说通常“萨拉”都是按对来制作,制作一对需要半个月。通常也都是按对来卖的。一般是寺院的僧人来订做购买。在刚开始的聊天中,我们询问大叔是否是藏族,大叔说自己是,并且也信藏传佛教。
制作法器“萨拉”的过程较为复杂,它首先是要有这个吹的木管厦门万科金域蓝湾,不然吹起来是不响的,这个木管本地的木匠就有做的,可以直接买来用,或者有时候是寺院里把这个旧的木管拿来,大叔按着这个木管的尺寸打下面铜的喇叭底座,当把铜质底座打好之后,就往上一圈圈的添加银饰,同时镶嵌上珊瑚,每一环银饰都要经过“千锤百炼”,才得以成为“萨拉”上一圈圈的银饰环纹。尤其是上面几圈圆弧形的银饰最为难打,要把它箍起来,然后再进行雕花。
大叔说这种“萨拉”寺院需求其实不是很大观泽之战。以前寺院里用的全都是铜制的,现在有钱了,就开始镶银的和珊瑚。做“萨拉”的大小也没有具体要求,大的小的都有。大叔给我们展示了已经制作完成的“萨拉”。
然而,后来在店内与大叔妻子聊天时,阿姨告诉我们他们夫妻两均来自云南,阿姨是白族。这与之前大叔所说大相径庭,引起了我的怀疑。
后来我就此再次询问大叔,大叔说自己来这里已经二十多年了,早就把自己当从本地人了。听大叔讲起他的家乡云南新华村,那里全都是家传的银匠,整个村庄都从事银器的手工制作,大叔的父亲、爷爷都是银匠,大叔的银器手艺同样来自于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教会他基本的银器打法,他从十八岁开始打银器,到今已有三十多年。他们夫妻两来松潘已经二十多年了,一家人都在做银饰生意,儿子女儿也会打银器,但是他们不会打较为复杂的花样穿越者公敌。大叔说现在年轻人都学的很少了。
大叔说自己不只是做寺院的法器,什么花样都做,身上穿的,手上戴的都做。店里也有很多大叔做的藏式腰带,藏刀等物品。大叔的父亲并不会打寺院的法器之类的东西,他也是来了这里发现有需求之后自学的,他说手艺都是相通的。
除了“萨拉”,大叔还给寺院里打难度很大的舍利塔,通常是寺院来他这里预定,然后他打好南弦月,寺院的僧人来拿走,舍利塔僧人们一般是摆放在寺院里,大部分是在大活佛圆寂之后把骨灰放在塔里。
大叔像我们展示了他去年打造的舍利塔的照片。通常打造舍利塔的原材料,包括银、珊瑚、铜,都是由寺院直接买好,大叔只负责打造,赚取手工费。大叔去年打制的两个舍利塔转了十几万手工费,耗时两个多月完成。大叔十分自豪的跟我们说,他在整个松潘都是小有名气的,周围寺院打银器通常都是找他来做。
因为时间原因,我们并未了解到大叔从自己的家乡搬迁来此的原因蹇锡高,但是无论何种原因,在藏族文化为主的松潘,将自己融入藏族社区,将自己的手艺与藏族特色相结合,是聪明的云南银匠在此的生活适应手段,也是大多数民族地区特色旅游商品的发展模式。作为整条古街上唯一会打制藏传佛教寺院法器的银匠,大叔正是把云南银匠产业松潘本土化的成功案例,虽然在现今民族地区旅游产业和商品同质化竞争越来越严重,只有寻找到正确的发展路径才能成为打破同质化竞争的利器。
藏族·动物·商业
旅途至此,我見識了不少藏族文化區的特色。而當中又以藏區如何開發成旅遊區最為引人入勝。一個少數民族的旅遊區必以其特色作為商品,而藏族的則是其與動物的關聯。
從最簡單的食品說起,秏牛肉、奶及其派生產物皆是藏區特色食物。藏民從飼養這些家畜的過程中又發現了其他商機。
因此,毛皮、頭骨及牙齒便化作奢侈的裝飾品。而且並不限於家畜,據商店店主透露,狼、狐、豹或是狼也被狩獵並造成吸引目光的紀念品。
我並非只想與諸君分享這些特色產物,而是想籍此反思商業旅遊發展及其對動物的影響。眾所周知,其實皮草等動物製品於全球多國皆受嚴密監管。在我們不停地消費動物的同時又有否思考過能接受的界線在哪?
其實,藏人的動物旅遊其實亦有無需過度殺生的創意商業。例如,有些藏人便把鞍套在秏牛及馬背上,讓遊人體驗一下昔日遊牧民族長驅草原的經歷。
事實上,動物自身已經能成為旅遊景點並促進商業發展。且看放牧的羊群及牛群,乃至藏狗在街與佛寺內隨意漫步遊走便是一大趣景。
其實,藏人與動物的關係是自古以來便存有的覊絆。但是,隨着時代的變異,我們便需重新考慮利用動物作生財工具的臨界點在何處。謂物極必反,尊生與殺生的平衡又在何處郑士元?
藏族女人的爱情与婚姻
愛情是什麼?婚姻是什麼?婚姻應該是愛情開花所結的果吧?這是最理想的關係吧?當我們年輕新一代對婚姻內含愛情成份、男女平等的需求愈來愈高的時候,很多傳統少數民族對婚姻、男女定位等觀念卻不太能追上時代的腳步ap汉人。
在此程考察活動中,我們有機會深入訪問、了解某些少數民族王毓菲,例如回族、東相族和藏族。
是次旅程,我們參觀得最多的是藏族旅遊區,因此我們對藏族的了解比其他少數民族(例如回族和東相族)來得多一點。
我們參觀的其中一個藏族旅遊景點便是松州古城。
古城內外皆佈滿各式商店,其中以披肩店鋪最為繁多。
玲瓏滿目的披肩滿佈店內,使人目不暇給。羊毛披肩、手織披肩再加上藏族特有花紋便是藏式披肩銷情理想、歷久不衰的秘訣。
此羊毛披肩寓意不淺,紅色調加上藏族特有圖案,是藏族文化「吉祥八寶」之一,寄寓的是福氣滿滿,甚為喜慶。
藏式披肩的其中一大特點,便是它有很大部分是純人手編織的。例如,羊毛披肩基本上都產自各家自己養的羊,然後再由婦女編織而成。圖中便是一位藏族婦女編織披肩的過程。
藏族與其他傳統少數民族一樣,實行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制度。男人在外經商,女人便留在家裏負責家中所有事務。女人在婚姻生活中只是男人的附屬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得理所當然地負責家中除了賺錢之外一切的工作,男女地位嚴重失衡已成常態。愛情?於絕大部分藏族女人而言只應天上有吧?
在藏族旅遊業發展已達數十年的今天,藏族特產披肩大受歡迎最轮回,負責編織的婦女們地位亦相應地提升了不少,男性有時候也會幫忙做一做家務。但是,我們實地考察訪問藏族婦女的時候,得出來的答案卻是「整體婦女地位提升幅度不大」。男性除了偶爾可以幫忙做做家務之外,其實在婚姻關係尾崎八项,甚至是整個社會當中,依然是男尊女卑、男性主導一切。
時代在進步,傳統的不平等關係也該相應地改善。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人人生而平等,沒有誰天生便是誰的附屬品。人類之所以能夠在眾動物中突圍而出、成為最強勢動物,原因是因爲人類有遠遠拋離其他物種的心智能力。我們可以壓抑暴力本性、我們有其他動物所沒有的禮義廉恥觀念、我們有專屬人類的文明發展、我們不以野蠻的暴力法則(拳頭大小)作為衡量一個人的價值高低標準。拋開生理因素不說,女生不比男生弱。憑什麼女生要聽命、服從於男生?在文明發展已十分成熟的今天,男生比女生氣力足拳頭大所以男尊女卑的野蠻觀念顯然已不合時宜。作為一位女性同肥,特洛伊希文我衷心希望男女關係可以愈趨平等,不止於藏族、中國少數民族,而是全世界。
临夏·夏河·松潘之旅游发展比较
在临夏的八坊十三巷,我们随机采访到了一位回族老人。老人告诉我们说:“我们回族多是经商,我的祖祖辈辈都在经商,大大小小的生意什么都做。原来我们到到处的跑,到处做生意,现在有了新政策,这里发展了旅游业,我就可以待在家里来做生意了。”

通往夏河的拉卜楞寺的是一条商业街,整齐划一的木式建筑让人眼前一亮。尽管市政修路的蓝皮栅栏影响了风景,街旁两道商铺也依旧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街旁走着,被玻璃门内一位画唐卡的小姑娘吸引了目光。走进店内,只见大大小小的唐卡挂满了墙壁,并没有什么夺人眼球的颜色,而是暗蓝、深绿这些高原独属的颜色。

横滑长图使用技巧
切图的时候,要使用同等比例的宽高值,这样可以保证图片无缝衔接。
需要在横滑布局添加更多图片时,首先打开布局模式,然后选中横滑布局的边缘,设置滑动序列,然后点击模板或图片添加。
小姑娘说:“我是藏族人,我和姐姐妹妹从小就开始学画唐卡,这是家族传承的手艺。”这些唐卡多数卖给了寺院,也有一部分被收藏家所收购,每月的收入不定,根据当季的旅游情况变动。

郎木寺镇上遍布着川藏餐厅、客栈与纪念品店,为数不多的超市及瓜果店显得尤为起眼。吃饭时与老板交流得知,曾经以游牧业为生的他们因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而开始转变生计方式,做起餐饮、客栈等小买卖,原本依山傍水而居的他们由此安定了下来。
松潘古城内的店铺有着自己的特色。一进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种银器店,两侧的巷子里是满满的客栈宾馆与餐饮店。再向里走去,开始有了日常生活用品店、服饰店,弥漫着几分城市街区的味道。继续向里,瓜果蔬菜店纷纷出现,络绎不绝的叫卖声让这座古城有了市井小巷的感觉。蔬果店阿姨说,她们的顾客是当地的居民,这座古城的后半部就是一个居民区。游客的到访并未太多的打扰他们生活,反而促进了经济发展。
一座城,走着走着就从现代的旅游区走回了古代的居住区。这座古城完美地将旅游业与日常生活融合了起来,两者和谐相处,共同发展。
一直旅游,却从未深入思考旅游所带来的影响。这一路的观察交流让我了解了许多从未接触到的东西。旅游业的发展改变了许多东西,当地商业的发展模式发生了改变,对许多人的生活也有着很大的影响。本漂泊流离得商旅得到了安定,本无计可依的生活有了收入方式,本市井街道的小巷更添繁荣。
END